·庄子的传说
·佘人儿谏项王
·孔子在寄岗
·布谷鸟的传说
·康熙三下白云寺
·龙王峰的传说
·龙塘集鸡叫南早北晚
·也说江郎才尽
民 权 网  
 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庄子的传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卢彦林
庄周借粟
    一阵阵秋风扫过一望无垠的原野,mg电子游艺注册送18:落叶纷纷在空中打旋,鸿雁惊鸣正振翼南飞。
    秋风扫过宋国蒙地青莲寺村,扫过庄周的庭院,拍打着庄周的门窗,梧桐叶子纷纷抖落。几片破碎的落叶从窗口挤进草房,落在庄周的书本上。他顺手捏起书上的落叶,一种悲秋之情油然而生。
“秋,大煞风景的秋呀!”他仿佛已进入人生的秋天。此时,他联想起自己的贫困家境,心中更平添几多愤俗厌世的惆怅。
     家中已断炊三日,野菜充饥,稀粥映月打发着日渐透凉的时光。妻子玉娘几次劝说庄周求监河侯借粟,他却摇头不语。后来,玉娘慢慢理解了庄周的心思:“是啊!夫君摒弃富贵,淡薄利禄,一向看不惯像监河侯那样的势利小人。
    玉娘疼爱庄周,庄周更疼爱玉娘。玉娘憔悴的面容.在时时揪动着庄周的心。借归借,要归要。他经不住玉娘的再三劝说,决计求监河侯借斗粟维持生计。
庄周做漆园吏时,同监河侯曾有过一段交往。但当庄周去求他时,他却耍起了官腔:“先生,你是当今的大圣人,我怎肯不借给你粟呢?等我收了租,准能借三百金。”
    庄周听后,忿然作色,说道:“监河侯大人,我算没把你看错。我昨天来,路上听到喊声,一看车辙里有一条纷鱼。我间他有什么要求,它说:我原是东海水族,如今脱了水,先生能弄来斗升之水救救性命吗?我说:好吧,我将南游吴越,打来‘西江之水’营救你好吗?鳅鱼忿然作色道:我得斗升之水即可救命,照你那样说,还是早点到干鱼市上去找我吧!”
一番挪榆的讽刺,羞得监河侯半天说不出话来。他呆呆地站在那里,看着庄周拂袖忿然,向秋高气冷的旷野走去。
庄周戏妻
  诗曰:
      学道成仙为何因?
      戏弄春风花坠座。
      贞洁反被贞洁误,
      千秋遗恨诉谁人!
    话说庄周隐居南华山苦苦修炼十八裁,终于功成正果,得道成仙。但他凡心未泯,每每静坐修炼之时,不免萌发思乡之情,他的师傅老子念其思乡心切,遂应允庄周回乡,了却思亲之情。
初春的一天,风和日丽,庄周肺舒心爽,归心似箭,阵阵清风伴他,不觉返回故乡青莲寺。“啊,我的贤妻玉娘,你粗茶淡饭,孤灯清冷十八载,芳心有怨否?有变乎?你的夫君回来啦!你难道不会感到意外吗?”此时,庄周思绪万千,一任感情的泪水尽情奔泻。
庄周走着走着,忽见有位年轻少妇,跪在路旁一口泉水边,用扇子扇什么东西。庄周不免好奇心起,问道:
   “少妇人,你用扇子扇什么呀?”
   “这是一眼回归泉,我的夫君离乡多年,听人说用扇子把泉水扇干,我的夫君就会回来啦!”
    庄周听后,更觉奇怪,一个凡夫俗女,怎能把泉水扇干呢?我还是帮她一把吧!”
    庄周深施一礼,说道:
   “少妇人,我帮你扇好吗?”
    这位年轻少妇见眼前来了一位仙风道骨的长者,顺手把扇子递去。庄周接过扇子,对着回归泉扇了三下,泉水真的干涸了。这少妇人惊喜万分,说道:
    “啊,有仙人相助,俺的夫君要回来啦!”
    此时,身人仙界的庄周方看清眼前这位少妇人竟是自己的妻子周玉娘,庄周惊呆啦!玉娘更惊呆啦!继而两人张开双臂,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夫妻双双回到家中,庄周不免顿生疑窦。我离家时住的是三间草房,怎会变得楼堂瓦舍,不是有人暗中相助,一个青衣女子怎会改变我家中乾坤?他想了想,决定试试妻子玉娘的心。晚饭之后,庄周托故上床小憩,玉娘便支起纺车在床前纺起纱来。不一会儿,屋外凉风骤起,旋即把庄周身上的被子掀在地上,玉娘急忙用手把被子盖在庄周身上,却见庄周手脚冰凉,归天长眠。玉娘呼天唤地,痛哭自己命运不济,十八年孤居刚刚结束,想不到换来的竟是寡居的‘生活。啊,我的命太苦啦!还不如一死了之。说着,一头往墙上撞去。也是玉娘命不该绝,这时一个白面书生来到屋里,没待玉娘开口,这书生便自我介绍说:“我是先生的弟子,晚生孙怀周,请师母受晚生一拜!”此时,玉娘仍在痛哭,对这书生的问话全然没有人耳。这书生继续说道:“师母,人既已死,哭也无用,眼下操办后事要紧。”这时,玉娘方止住哭声,遂邀村人把庄周人硷。丧事完毕,已过去三天。孙怀周殷勤料理师傅的善后事务后,这天晚上坐在房里同师母闲聊,言谈之中,极尽关怀。突然,孙怀周惨叫一声,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这时,玉娘惊呆啦!多好的弟子呀!为了师傅,竟心力交瘁,累病而死。顿时,玉娘泪珠纵横,双手用力把弟子抱起。她哭啊,哭啊,泪水终于哭干了!也许是玉娘太累啦,她怀抱着孙怀周竟呼呼地睡着了。一觉醒来,不见了弟子孙怀周,却见夫君庄周躺在自己怀里。此时,她羞愧难言,顺手把夫君庄周推起,旋即走进内室,扯起三尺白凌,了却了自己的一生。
庄周见妻子死后,不但不哭,反而鼓盆而歌:你死我必埋,我死你必嫁。我若真个死,一场大笑话。
    庄周大笑一声,将瓦盆打碎,笑声中,突然雷声大作,从天上飘下一块黄绢,上书四句笺言:庄周戏妻,触犯天理。罚为半仙,不得上天。庄周悟世一本《易》书贴在庄周的面颊,他看着看着,不知不觉地进人了神奇的梦乡。此时,庄周又化入新的物化之境,梦见自己变成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。一会儿飞越枝叶繁茂的园林,一会儿戏游于奇花异草之间,尽情陶醉在百花纷呈、万木峥嵘的大千世界。
妻子玉娘支起纺车,吱楞楞摇起一轮乾坤。这富有节奏的纺车声,和着庄周均匀的呼吸声,很快闯人庄周的走向的小河。他时常来到河边,或沿河漫步沉思,或执竿静心垂钓,我行我素,恍若隔世,春夏秋冬皆然。
     一个夏日的傍晚,庄周和弟子蔺且又来到村后小河边。岸边垂柳依依,水中群鸭嬉游,夕阳余辉,水面波光闪闪。庄周和弟子蔺且坐在一棵垂柳下,执起钓竿,神情怡然,一任感情的翅膀飞翔。钓啊,钓啊,庄周仿佛进人若即若离的梦幻。忽然间,弟子惊喜地喊道:“夫子,鱼儿上钩啦!”
庄周没有言语,没有微笑,仍然静心地执竿垂钓。这时,弟子蔺且略有所悟:“啊!莫非夫子已进人一种新的梦幻境界。”
      小河泛着波光仍旧缓缓向东流去,庄周仍旧执着钓竿垂钓。这时,庄周身后走来两位峨冠博带的钦差,蔺且急忙站起,说道:“二位想必是拜求我师的吧?”“是啊,我们是楚威王的钦差,奉命前来恭迎夫子进宫总捞国务的。”“好显贵的官位,夫子终于被楚王看中啦!”蔺且惊喜之余,低头看着静心垂钓的夫子,发现夫子的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微妙的变化。顿时,站在面前的两位钦差却尴尬了。
顷刻,庄周才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感谢威王的厚爱,但我听说贵国有只神龟,已经死了三千多年,楚王慕其身贵,恭敬地将其尸骨放在盖有丝巾的宝箱里,虔诚地供奉在朝堂。你们说,这只龟是愿意在朝堂让人供奉,还是愿意活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泛游呢?”“夫子虽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,但您怎好拒绝楚王的盛情呢?”两位钦差同声说道。“老夫心如逍遥游,一生别无奢望,唯愿像栖息在泥水中的龟那样逍遥地度过残生,就请二位回去吧!”显然,庄周有些不耐烦了。夕阳收回最后一道光线,夜色笼罩了小河,笼罩了村庄,笼罩了田野。庄周和弟子蔺且连同两位楚国钦差皆溶人苍茫的夜色之中。
庄周谏友
   阳光下,蒙泽水泛着银波缓缓向东流去。衣着槛褛的庄周沿河缓步而行。他来到一棵垂柳树下,数条柳丝披挂在身。清风徐来,凉爽宜人,他仿佛进人碧玉妆成的世界。清澈的流水,拂摇的柳枝,终于启开庄周记忆的闸门,他所想念的便是他的好友惠施。河水给他带来过欢乐和忧愁,株株垂柳更拂动他心头的千情万感。这是他和惠施义结金兰的地方。年少时,他俩杯土为炉,插草为香,曾虔诚地对天发誓:不能同日生,但求同日死。岁月数番更替,庄周仍身居陋巷,隐而不仕,潜心致力于著书和讲学,而好友惠施却做了梁惠王的垂相。庄周虽然对功名利禄鄙夷不屑,但出于对好友的思念,便决计去梁国拜访惠施。庄周辞别了妻子周玉娘,带着弟子蔺且很快来到梁国。这日,惠施正在朝中召集群臣议事,听说庄周来到梁国,心中反觉不快。他的确佩服庄周的奇才,作为好友在敬慕之中不免夹杂着三分嫉妒心里。眼下,庄周来到梁国,究竟有什么意图呢?
这时,惠施身边的人也看透了主子的复杂心理,极尽挑拨地说:“丞相,庄周此番来想必别有用意,恐怕要取代你的相位。”此话果真刺中了惠施的隐病,一阵极度恐慌之后,他便一反常态,急令在国内搜查庄周。庄周听说此事后,并不躲避,心中反而萌发了急见惠施的念头。晚上,他躺在客舍,辗转反侧,不能人寝,他在想:惠施呀,惠施!我看错你啦!不,你也看错我啦!老夫一生身居陋巷,衣食维艰,洁身自好,厌恶官场,冷淡富贵,且苦中觅乐,何尝有过做官的奢望。
次日,庄周设法见到了惠施,没待惠施开口,他便直言不讳地说:“南方有一种高洁的鸟儿,名叫鹤鸽,你知道吗?这只鸟从南海飞往北海,沿途非遇到梧桐树不落,不是竹子的果实不吃,不是甜美的泉水不饮。一天,一只猫头鹰在地上啄吃腐烂的死老鼠,恰好鹅鹊飞过这里,猫头鹰以为鹅鸽来抢吃它的死老鼠,仰起头对鹤鸽发出‘琳口赫’的惊叫声。如今,你调兵遣将来搜捕我,莫非也是用你的梁国来威嗡我吗?”庄周说完,遂拂袖而去。此时,惠施面露愧色,心中深感不安,额头沁出粒粒汗珠。一会儿,他眼圈开始湿润,眼中流出一串串悔恨的泪水,是内疚,是惭愧,是一种不可言状的情感把他的良知唤起:惠施呀,惠施,你与庄周相比,简真太渺小啦!他禁不住失声痛哭,继而,急步向衣着槛褛的好友庄周追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编辑:XH

版权所有:中共民权县委宣传部 电话:0370-8596822 传真:0370-8596822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共民权县委宣传部 网站维护:中共民权县委宣传部网络科 最佳分辨率:1024 x 768
Copyright @ 2005 www.oxzdz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